【盾铁】幸存者14-15(丧尸末日au

阿浓:

14


 


 


 


傍晚的时候,四个人在车厢后面小心翼翼地生起了一堆火,开始烤鱼。Tony本来想烤的,但是Steve把这个任务交给了Natasha,他们三个人围着车四周预警。


 


Tony一开始不乐意,后来一想这样做也对,一方面可以让那个女生有点事做,增加一些归属感,一方面还能理所当然地不给她枪。这个人太危险了,要是给她枪的话,那还了得。


 


于是Tony就心甘情愿去给Natasha放风了,还时不时回来看看鱼烤得怎么样。Natasha被他盯得不耐烦,在Tony第六次流着口水回来看时,没好气儿地说道:“要不你来烤啊?”


 


Tony赶紧摇摇头,缩回了自己的任务范围区。他可是今天的大功臣,下午一个人在河里捞了三个小时,抓到八条鱼上来,Steve和Thor都对他尊敬有加,只有Natasha一脸不屑的样子。


 


切,有本事你自己抓嘛。


 


他们烤了八条鱼,每人两条,剩下的两条养了起来。做好之后,四个人熄灭了火堆,又开车往南边开了半个小时,才停下来修整。


 


Thor明显精神好多了,现在离他弟弟的学校越来越近,再加上下午Steve跟他的谈话,让大块头重新燃起了希望。他们选好晚上的过夜地点,就把车停好,然后一起爬到了车厢顶上,迎着夕阳,一边大口吃着鱼肉,一边喝着啤酒。


 


“真好呀。”Thor连鱼头都舍不得扔,都塞嘴里了,“如果每天都能吃鱼就好了。”


 


Tony盘着腿,哧哧笑着说:“你的理想太简单了,我希望每天都能吃到烤牛肉。”


 


Steve没说话,只看着他们笑,Natasha正在仔细地把鱼刺挑出来,没理他俩。Tony转了转眼睛,突然探过身子,跟Natasha说:“哎,你要不要和我们信息交换一下啊?”


 


Natasha抬头看了他一眼,冷淡地说:“什么信息交换?”


 


Tony耸耸肩,挺和气地说:“就是我们把我们知道的事情告诉你,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。”


 


Natasha微微眯起了眼睛,再次露出了怀疑的神色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
 


Tony做了个鬼脸。“什么都可以啊,丧尸的弱点啊,喜欢吃什么啊,害怕什么啊之类的。”


 


Natasha憋了憋,又低头继续吃鱼肉了。“……不告诉你。”


 


Tony瞪起眼睛:“——为什么啊?”


 


“因为我不想说。”Natasha不讲理地说。


 


Tony想发火了,但是又不好发作,只好求助地看着Steve,想让他说点公道话。Steve挑挑眉,用口型说:“叶子。”


 


Tony有点犹豫,叶子的秘密他还不想告诉别人呢,连Thor都不知道。不过现在倒是个敞开心扉的好时机,倒是也没必要瞒着,反正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了,趁早互诉衷肠也比藏着掖着要好。


 


于是他清了清嗓子,放下烤鱼,一本正经地跟Natasha说:“那我先告诉你我们发现的一些事情吧。”


 


Natasha眨了眨眼睛没说话,但是明显她的神情专注起来。


 


Tony想了想,说道:“我自己也游荡了很长时间,在遇见Steve之前,我就发现并不是所有丧尸都是靠听力来发现猎物的,有的是靠嗅觉,有的靠视力。”


 


Natasha颇感兴趣地放下了手里的鱼尾,简单地命令道:“继续。”


 


Tony努力回忆自己遇见Steve之前是怎么活下来的。“呃……它们有的很聪明,有的很笨。看我的腿?这是一只丧尸咬的,那个时候它躲在车底下,我没看见。在这之前,我从来不知道丧尸会埋伏。”


 


Thor在一边插嘴说:“那它会不会是怕光?”


 


Tony一愣,摸着下巴沉思起来:“啊……我没考虑过这种情况,之前遇见的丧尸都是白天活动啊?”


 


“畏光是有可能的。”Natasha伸开了腿,懒洋洋地说道,“有的丧尸畏光,有的丧尸却讨厌黑暗。有的喜欢徘徊在水边,有的跑得很慢,追几步就放弃了。”


 


Steve小口小口舔着鱼肉,慢慢说:“所以……其实丧尸之间也是有轻微的差别的,是吗?”


 


Natasha点点头。“我观察了很久,大部分丧尸保留了一小部分它们作为‘人’时候的特点。小孩子的丧尸更加灵巧,但是胆小,某些女性丧尸会一动不动地盯着路边的小花看很久,有的时候能连续看上几个小时。”


 


Thor已经把他的鱼吃完了,开始吃压缩饼干。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呢?”他一边嚼一边认真地问,“你为什么要观察丧尸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“因为想活下来就要了解自己的对手。”Natasha冷冷地说,“……而且毕竟在这个世界中,能打发时间的娱乐很有限,我又没有跟我同甘共苦的男朋友。”


 


她说这话的时候,盯住了Tony。Tony一愣,下意识地看向Steve,结果那人正在低头捡裤子上的鱼肉渣渣,没看见。Tony顿了顿,大声说:“我也没男朋友,但是我就没浪费时间观察丧尸。”


 


Natasha哼了一声,给了他一个白眼。Tony转移话题说道:“哦对了,Steve发现了一种叶子,磨一磨涂在脸上,丧尸会很讨厌。”


 


Thor和Natasha微微一惊:“什么?”


 


Tony把鱼放在Steve手里,然后爬到车厢里,拿回两片叶子,分别给了Thor和Natasha。那叶子已经采到好几天,早已经枯掉没什么水分了,用手捏捏还有点硬。


 


Natasha接过来,皱起眉仔细观察了一下叶片,又撕开舔了舔,唔了一声。Steve在一边说:“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讨厌这种叶子……”


 


“我觉得它们应该不是讨厌这个,”Natasha边思考边说道,“它们是讨厌这种味道。它很苦,而且有一股不太好闻的青草味。”


 


Thor听她这么说,也舔了一口叶子,结果被苦得直伸舌头。Tony立即有些失望:“那我们研究这些叶子,也没用吗?”


 


“现在我也说不好,”Natasha抿着嘴巴,皱起眉头思考说,“不过发现了一个它们的弱点,也是好的。——这些丧尸看见这些叶子会怎么样?”


 


Steve耸了耸肩,“有的会视而不见,有的会特意避开。但是当叶子汁液都挥发掉之后,它们就不在乎了。”


 


Thor问道:“这些叶子有毒吗?”


 


Steve不安地眨眨眼睛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没吃过。”


 


“那我来试试吧。”Thor拍了拍胸脯,“试试它是不是有毒,这样说不定可以知道那些丧尸为什么不喜欢它。”


 


Steve立即反对:“不行,这样太危险了,如果它有剧毒呢?”


 


Tony也反对:“我也觉得不应该吃……如果你中毒了怎么办,我们没办法治疗你。”


 


Natasha却点着下巴没说话,只是一直盯着Thor看,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。Thor摇摇头:“我们总得搞清楚那些丧尸到底为什么会不喜欢这些叶子,这样胜算也大一些。”


 


Steve刚要说话,Natasha突然说道:“……我们应该还有别的方法来验证。”


 


三个人都转向她,有些惊讶。Natasha飞快的点着手指,斟酌着字句说:“我的植物学理论课成绩不是很好……但是这种叶子非常像番木鳖碱树的,它一般生长在热带,按道理说美国不应该有才对。”


 


Tony歪了歪脑袋:“——什么树?”


 


Natasha有些犹豫。“我不知道判断的对不对……那是一种剧毒树,叶子味道极苦,大约含有1.03%~1.07%左右的番木鳖碱,而这种物质有剧毒,一个成年人只要0.16盎司的摄入量就会死亡。”


 


Thor收回了刚刚踌躇满志的笑容,默默把叶子放下了。


 


Natasha颇为遗憾地继续说道:“虽然我很想让你吃几片叶子验证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番木鳖碱树,但是显然,如果你真的死了,那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
 


Thor不满地瞪她:“Hey!”


 


Steve和Tony对视了一眼,有些心有余悸。Steve问道:“那那个什么碱,不会透过皮肤渗透进来吗?我们俩都在脸上抹过,也没死啊。”


 


Natasha盘起腿,向他们靠拢了一些:“说详细点。”


 


Steve想了想:“我先发现的这种叶子,也吃过,但是因为太苦所以都吐出来了。后来我发现丧尸不喜欢这种叶子,就把它的汁液涂在脸上,不过都是兑过水的。”


 


Natasha了然地点点头。“这就说得通了。如果你只有少量食入番木鳖碱的话,会让先让你的脊椎反射功能兴奋起来,接着呼吸中枢以及血管运动中枢也会被刺激,它还会提高你的大脑皮质感觉中枢机能。”


 


对面的两个人一脸茫然地看着她,而Tony的眼睛却亮了起来:“也就是说,只要少量摄入的话,不但不会中毒,还可以刺激我们的身体机能,让某些神经机能暂时提高?”


 


Natasha点了点头。“但是这种提高效果是很小的,基本没什么用。而你们俩把汁液涂抹在脸上,本身就大大降低了番木鳖碱的利用率,再加上兑过水,所以基本不会中毒的。”


 


Tony嗯了一声,又苦恼地抱起腿:“……那那些丧尸为什么会讨厌这些叶子呢?”


 


“我们可以来假设一下。”Natasha跪起来,在地上画了几下。“让它们讨厌的情况无非两种:第一是你们闻起来很苦,第二是你们看起来有毒。所以我们最好能找到两种东西,验证一下。”


 


Tony顺着她的思路想了想,赞同说:“这样对,苦的和有毒的,看看到底是哪种不对它们口味。”


 


Steve和Thor呃了一声,那俩还在讨论的人转过来,看向他们。


 


Steve抹了抹鼻子,从兜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,打开来,做出一副认真记录的样子。“……所以?我们需要做什么?”


 


Tony和Natasha互相看了看,不约而同地说:“……去抢一家医院?”


 


他们话音刚落,突然听见砰地一声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Thor的腿有些尴尬地伸在外面,他把自己的枪踢下去了。


 


“抱歉?”大块头保持着严肃说道,“不是故意的……但是我们可以先去找我弟弟之后,再去抢什么医院吗?”


 


Natasha挑了挑眉,再次恢复成了最一开始冷冷淡淡的样子,继续吃她的鱼了。“我听说你们要去里士满大学,”她没什么情绪起伏地说道,“看不出来你们还挺想去送死的,真勇敢。”


 


“我弟弟被困在那儿了,我必须去。”Thor粗声粗气地说道,“你难道没有想救的人吗?在这个世界变成这样之前,你牵挂的那些人呢?”


 


Natasha突然停下了咀嚼,然后慢慢把鱼放下了。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Thor,什么都没说,就把鱼扔在原地,然后跳进了车厢里,不再理他们了。


 


Tony扑过去打了Thor一拳,小声说:“你这个笨蛋,问错话了!”


 


“我——”Thor刚想反驳,Tony马上捂住他的嘴巴,小声叫到:“算了,算了,跟你说你也不懂。——Steve,你快管管啊。”


 


Steve叹口气,示意Tony把车厢上面收拾收拾,然后站起身,对他俩说:“我去和她谈谈。”


 


然后他也跳了下去。


 


Tony拿开了手,白了Thor一眼。“刚才好不容易让她跟我们亲近了一点儿,再努努力的话,就可以顺势拉她入伙了。”


 


Thor不满地说:“可是……”


 


“没有可是!”Tony瞪他,“我是老板——呃,副董事长,所以你得听我的。快点把这里收拾一下,晚上罚你去驾驶室睡觉!”


 


Thor嘟嘟囔囔地站了起来,开始收拾一地的鱼骨头。


 


 


 


Tony不知道Steve怎么和Natasha谈的,不过等他和Thor回到车厢之后,她正摸着小腿上新换的绷带发呆,Steve在收拾那些药。Thor有点尴尬,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,主动说:“我晚上去驾驶室睡吧。”


 


Steve看了一眼Tony,点点头。“我也去,今晚Tony和Nat睡车厢里,你们俩可以继续说说关于那些叶子的,我跟Thor再商量一下去里士满的事情。”


 


Tony有些紧张,他不太想单独和Natasha在一起,现在这个世道,除了Steve之外,Tony还没办法完全相信别人。不过显然Steve就是打定主意让他跟Natasha好好相处,他说完之后,拉着Thor就走了。


 


Tony咽了口口水,回头看那俩人跳下了车厢,又上了锁。他见自己逃不开了,就试探着坐在了Natasha对面,小声说:“……Hi。”


 


她抬眼看了看他,又垂下眼睛,抱住腿把自己缩成了一团。Tony心中一动,突然发现,其实没有安全感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啊。


 


“……你的腿怎么样了?”Tony看着那些绷带,想起自己刚受伤时候的痛苦,“还疼吗?”


 


Natasha的眼中充满了审视和警惕,但是最后她还是低声回答:“……不算很疼。”


 


Tony点点头,很真诚地说:“我很抱歉,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。”


 


这次他没有得到回答,Natasha只是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
 


Tony舔了舔嘴唇,又试探着问道:“你之前说你还学习了植物学理论课……你是植物学家吗?”


 


Natasha再次摇了摇头,可能她觉得这样没有礼貌,于是又补充说:“不是。”


 


Tony知道她不想再深入这个话题了,只好抓了抓脸,努力回想Steve当时是怎么让自己放下戒备心的?可那人好像没有特意做什么,Tony就本能地去相信他了。有的人可能就是这么厉害吧,天生让人有安全感,Tony几乎是无条件地信任Steve。


 


他叹口气,对Natasha说:“我是不是还没有正式自我介绍过?跟你说实话吧,我不是摩萨德的海外暗杀组队员。——哦,这个你应该已经发现了。”


 


Natasha终于被他逗笑了。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又马上收了回去。


 


Tony再接再厉:“不过虽然我不是什么暗杀队员,但我能活到现在也很了不起的。我这一路啊,从纽约逃出来,能吃的苦都吃了,你看,腿还被丧尸咬了。”


 


他把那个可怖的牙印露出来给Natasha看,两个门牙的形状清晰可见。“看,可疼了。”


 


Natasha歪着头看了看,最后还伸手摸了一下。Tony正在痒呢,她一摸,那个地方更是痒得受不了,他立即使劲跺着脚,想缓解一下。


 


Natasha以为把他摸疼了,立即说:“对不起。”


 


Tony摆摆手:“不,已经不疼了,现在正在长伤口,所以痒得要命。”


 


Tony知道这会勾起她的兴趣,就耐心等着。果然过了一会儿,Natasha忍不住问他:“……那你为什么没有变化呢?”


 


Tony对她眨眨眼睛:“那你得告诉我,你这几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?”


 


Natasha稍微松开了一点胳膊,解放开她蜷缩着的腿。“……和你差不多吧。”她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
 


Tony转转眼睛:“这不可能吧,难道你的车也掉进水里了,所以才想要抢我们的车?”


 


Natasha没说话,只无辜地看着Tony。他俩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,最后Tony挫败地拍拍脸:“……好吧,好吧好吧,我只是好奇。因为你找过来的时候,身上除了刀子什么都没有,哦对,还穿着一身显眼的裙子……”


 


他往门口那边看了一眼,那条火红的裙子正挂在上面。“——所以我很好奇啊,你没有补给吗?”


 


“因为你们就是我的补给啊。”Natasha淡淡地说。


 


Tony有些吃惊,却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,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。Tony微微偏过脸,确认了一下:“我们。你的补给。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”


 


Natasha点了点头。


 


Tony眯起眼睛,忍了忍才说:“……那你这一路已经杀掉多少人了?!你把他们赶下车,让他们自生自灭——”


 


“我并没有杀掉他们,我只是确保自己能够活着。”Natasha的眼神冷淡下来,又重新抱起了腿。“别把你的个人英雄主义强加到我身上,我很确定,你能活下来可不是靠好心肠。”


 


“但是你居然就把他们扔下!”Tony忍不住提高了声音,“你这么做跟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?!”


 


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触动Natasha的神经,Tony话音未落,她突然站了起来,一扭身迅速拽下墙上挂的枪,接着猛地回过头,直接把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Tony的额头上。“……别惹我。”她颤抖着声音说道,“别惹我。在你知道一切之前,不要随便下定义,我会真的杀了你。”


 


Tony的倔脾气也上来了:“好。你开枪啊!”


 


Natasha咬着牙,红着眼睛死死盯着Tony。Tony毫不示弱,迎着枪口怒瞪着她。


 


一分钟之后,Natasha无力地放下了枪。她抹了抹眼睛,扔掉那把枪,走到车厢最里面的角落,背对着Tony坐下来。


 


Tony瞬间有些后悔。但是他想起那些被Natasha夺去生存权的人,不禁又狠了狠心,没有过去道歉。


 


两个人一人守着一个角落沉默地坐着,直到他们快要忘记这场争吵时,Natasha突然轻轻说:“……我明天就离开。”


 


Tony心里一下子很难受。但是他不肯服软,只生硬地回答:“那你去跟Steve商量吧。”


 


他们再没有说话了。


 


 


 


15


 


 


 


Steve早上打开车厢门,本以为Tony和Natasha能一人一边睡得好,谁想到Tony却缩在门边一角趴着,Natasha躲在最里面的位置,跟他隔着很远。Steve愣了一下,跳上车厢,把惊醒的Tony抱了起来:“怎么睡这儿了?”


 


Tony趴在他的肩膀上,哼哼了一声,没说话。Steve敏锐地察觉到Tony情绪不好,就安抚地拍拍他的后背,小声问:“吵架了?”


 


Tony昨晚情绪激动,所以偏要跟Natasha对着干,她说要离开的时候,自己也不肯说句软话。现在早上了,Tony早就冷静下来,一想Natasha要走,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,也不敢跟Steve说。


 


他只好赖在Steve身上,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。那边Natasha已经被他们吵醒,只慢慢坐起来,冷淡地朝车厢门这边看。Steve只知道他俩肯定是有事,但又不好问——Tony挂在他身上呢,就跟做错事的赖皮熊似的,Steve问他也不肯出声。


 


那边Thor检查完了车况,也来到了车厢想翻点东西吃,结果就看见Tony趴在Steve肩膀上像个没骨头的肉团子。他一愣,大声问道:“怎么啦?Tony饿晕了吗?”


 


他这一嗓子喊出来,惊起一边树上的几只鸟来,在清晨的肃静中,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格外大。


 


Natasha忽然站了起来,走到门边,跳了下去。Tony看见了,脑子一白,赶紧问道:“你去哪?!”


 


Natasha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“上厕所。”


 


Tony涨红了脸,闭嘴了。这下连Thor都发现了不对劲,摸了摸脑袋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
 


Tony撅起嘴巴,慢吞吞从Steve身上下来,跟他俩讲了昨晚的事情。他回避了一些事实,比如Natasha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这条,这个不利于团结,还是不说了。


 


“……所以,我们大吵一架,然后她说她今早就离开。”Tony最后咕哝说,同时不安地抬起眼睛看了Thor和Steve一眼。“——我没想让她走的。”


 


Steve安抚地拍了拍Tony的胳膊,摇摇头:“没事的,等她回来了,你就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她说话。”


 


Tony小声说:“这能装吗……”


 


Thor也拍了拍Tony的后背,给他鼓励:“当然可以啊!给她一包软糖!我觉得Natasha好像还挺喜欢吃的。”


 


Tony想想,也只能这样做了,道歉他可说不出来,太矫情了。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准备刷牙洗脸吃早饭,但是等Tony拿出软糖的时候,却突然停下了动作。


 


Steve扭头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
 


“Shhh。”Tony嘘了一声,“你们听见什么了吗?”


 


Steve和Thor立即也停下动作,开始侧耳倾听。现在刚刚七点半,自然万物还没有醒透,除了飒飒的风声和偶尔的鸟叫,并没有别的声音。


 


Thor压低声音说:“我什么都没听到……”


 


Tony皱着眉看看表,有些不安了:“已经十五分钟了,Natasha怎么还没回来?”


 


她不会真的不告而别了吧……可是她下去的时候什么都没带,连刀都没有,就这样走了,不符合常理。


 


Tony觉得自己没法再等下去了,于是抓起了12号,跟那俩人说:“我下去看看,马上回来。”


 


Steve点点头:“小心点,跟Nat说我们吃完早饭就出发。”


 


Tony答应了一声,跳下车去。他上了膛,然后打开小镜子,屏住呼吸,一步一步走进了树林中。


 


这片林子非常茂密,树叶遮挡住了大部分阳光,只有几丝光线透出来,照在地上。Tony轻轻走了进去,小声呼唤道:“——Natasha?”


 


没有回音。Tony愈发不安起来,又走了几步,忍不住再次喊了一声:“Natasha,我们要走了,你在哪?”


 


这次他的声音也微微大了一点儿,不想却惊扰了别的东西。Tony话音刚落,突然一只鸟在他头顶的树梢上尖利地叫起来,然后张开翅膀,一飞冲天。Tony马上举起枪对准它,但是那家伙毫不留情地飞走了,只留下几片羽毛。


 


Tony的心砰砰直跳,被那只鸟吓得够呛。他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,冷静地分析眼前的情况:他们的车停在一条狭长的小路上,左右都是树林,阳光充足的时候倒没关系,但现在还是清晨,树林中还有着隐隐的雾气。所以就算Natasha要走,也不会往林子深处去,那无疑是自寻死路。那么她为什么没有出来呢?还是说她已经出来了,但是他们三个人没看见?


 


就在这时,Tony突然听见自己左手边的传来一声闷哼——是Natasha!他精神一振,刚要冲过去,结果还没等迈步,只见她抱着一只丧尸从树后滚了出来,两个人扭打在一起。Natasha正用大腿紧紧缠住那只丧尸的脖子,然后用力一拧——咔嚓!


 


Tony愣住了,Natasha似乎也没了力气,一翻身躺在丧尸一边,剧烈喘息着。Tony立即跑过去,可是紧接着他听见肯沃斯那边传来了几声巨大的枪响,然后是Steve的大吼:“——Tony!!”


 


Tony知道自己在发抖,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。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慌乱,但是他并没有。他先跑过去将Natasha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架她起来,然后两个人开始往车子那边跑去。


 


“出什么事了?你受伤了吗?”Tony大声问道。


 


Natasha摇了摇头,干呕了一下。“没……它突然抓住我的脚,想把我拖到什么地方。但是——但是它没咬我。”


 


她的腿因为刀伤而颤抖着,走路踉踉跄跄的。Tony发觉之后,直接把12号塞给她,然后一矮身,背起了她,向着肯沃斯狂奔而去。


 


“架起枪,注意我们的身后!”Tony大吼,“我们得冲到车里去!”


 


Natasha把枪扛起来,他俩还没出树林,就看见车辆周围有十多只丧尸在想爬上去,Thor站在车顶向下方扫射,Steve关掉了一半车门,留下另一半,正在解决车尾想要爬进来的丧尸。Thor看见了他们俩,立即怒吼一声:“Tony,钥匙,快开车!”


 


Tony骂了一声,从兜里掏出钥匙,塞给Natasha。“去开车!我去引开它们。”


 


他放下了Natasha,推了她一把,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分开来,Tony朝车尾跑,Natasha朝车头跑。Thor从车厢上跳到了车头,开始掩护Natasha让她可以钻进驾驶室。


 


Tony就惨多了,他把枪给了Natasha,自己身上连把刀都没有。当他冲向车尾的时候,吸引了三只丧尸跟着他跑过去,Tony狂呼一声:“Steeeeeeeve!!”


 


Steve马上抬枪干掉了Tony身边的两只丧尸,但是还有一只动作更快,它凶狠地扑倒了Tony,张开令人作呕的大嘴,想一口咬断Tony的脖子。


 


Tony的脸磕在了地上,瞬间觉得晕头转向。他叫了一声,无力地推着身上的丧尸,想做最后的抵抗。在几秒钟的眩晕之后,突然有人粗暴地抓住他的胳膊,将他拉了起来。


 


Tony使劲甩了甩脑袋,看见Steve正举着枪驾着自己,不停地朝两边射击。他觉得左脸有些痒,用手一摸,都是血。大概是红色刺激到了Tony,他猛地清醒过来,问Steve:“给我带武器下来了吗?”


 


Steve见他没事了,就微微一笑:“没有,有我就够了,要什么武器。”


 


Tony也忍不住笑,小声骂他是自大精。两个人被五只丧尸盯上了,Tony觉得自己好很多,就放下胳膊,不再让Steve驾着自己。两个人只靠着一把枪,于是只能背对背,慢慢向车那边挪去。


 


就在这时,四五米远开外的肯沃斯突然吼叫了一声——Natasha发动了汽车!Steve立即高喊:“Nat,快开车!”


 


Tony猛然转头瞪他:“你疯——”


 


肯沃斯喷出尾气,朝远处开去。那几只丧尸立即放开他俩追了上去,Steve随即在它们身后开枪,一下子就干掉三只。Tony兴奋起来,刚要大喊,却突然听见身后有声音。


 


他扭过头去,眼前的景象让他的血液都要凝固了。大概是他们打斗的声音太大,只见在三四十米开外的地方,一大群黑压压的丧尸正在向他们奔来。Steve还在射击剩下的丧尸,Tony叫了一声:“……Steve。”


 


Steve心不在焉地说:“嗯?”


 


Tony开始跑起来。他的头皮都发麻了,抓着Steve的手,追着车尾跑去。Steve被他拽得差点摔倒,接着他一回头,也看见了这令人心悸的一幕。


 


我们得快去车上!!”Tony嗓子都喊破了。


 


两个人不再说话,而是疯狂地追赶着肯沃斯。Steve不敢叫Natasha放慢速度,身后一群魔鬼,如果被包围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Tony觉得脑袋一撅一撅地疼,刚刚摔到的地方好像还在流血,让他头晕目眩。Steve发觉他速度慢了下来,就咬牙抓紧Tony的手,被他推到自己前面去。“再坚持一下!”


 


Thor从车头又跳回车厢,站在尾部,开始帮他俩扫射离得太近的丧尸。大块头语气焦急地喊道:“再快一些!!”


 


不用回头看,Tony也知道那些丧尸离自己有多近,他似乎能听见那些魔鬼粗重的呼吸声。但是他的腿却像灌了铅,怎么都跑不快,如果不是Steve在后面推着自己,Tony觉得他就要倒下了。


 


两个人离车越来越近了,但是Tony却怎么都勾不到车尾。就在他感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突然身后的推力猛地加大起来。Tony向前一扑,抓到了车厢尾部的横杆,他立即抱紧,然后死命爬到了车里。


 


Thor在上面大吼了一声‘Steve!’,伴随着几声枪响。Tony明明刚才还心跳超负荷,现在却觉得它已经不会跳了。他扭过头,看见Steve因为推了自己一把,反而离车更远,后面的丧尸群离他咫尺之遥。


 


“不,不不不不,不。”Tony颤抖着爬了起来,跪在车厢边,朝Steve伸出手。但是他们太远了,连手指尖都碰不到。Tony大吼一声,站起来,急切地打量着车厢里有什么可以用的。


 


这时他看见了半开的车门。Tony眼睛一亮,立即走过去,抓住了车门内侧凸出来的横梁,用力拽了拽试试是否结实,见似乎可以承受住自己的体重,就一用力站在了车门上,接着用脚在车厢地上猛地一蹬,随即跟着车门打开的动作,冲了出去。


 


这下他离Steve够近了。Tony伸出手,Steve抓住他,猛地一用力,两个人都挂在了车门上。Tony朝Thor尖叫一声:“关门!”Thor马上趴在上面,按住打开的车厢门,开始拼命向里面用力。


 


他俩只能踩到车门边缘很浅的隔层上,共同抓着一根细细的横梁,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。有一只丧尸离他们太近了,眼看就要扑过来咬他们,Steve立即给了它一枪。


 


车厢门再加上两个成年人的体重已经很可观了,再加上Thor的位置不好发力,他咬着牙,额头上青筋爆出,几秒之后,大门才终于缓缓向里面关去。Tony紧紧抱着Steve,两个人离丧尸越来越远,最后大门砰地一声合上,将他俩重重关在了里面。


 


Steve滚在地上,Tony也扑了过去。他吓死了,什么也不顾,一把抱住了Steve,轻轻发抖。


 


两个人抱在一起,对这次死里逃生还没缓过来。Tony听见Thor在上面对Natasha说:“他俩上来了,甩开它们!”接着就感觉到车子在加速。Steve因为刚刚的狂奔,心跳非常剧烈,Tony都能听见那一下下,砰砰,砰砰。


 


“……你差点就上不来了!”最后他忍不住叽歪说。


 


Steve抱着Tony,低头讲嘴唇贴在他的额头上。“不会的。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。”


 


 


他们开了三个小时,确定已经甩开了那群丧尸之后,才停下来。四个人都灰头土脸的,因为早上的经历而神经紧张,于是一起爬到车顶吃东西。


 


Tony的左边脸摔得挺严重,流了很多血,Steve正在给他擦拭伤口。Thor边吃边说:“我们以后晚上不能再听到树林旁边了,太危险,还是停在空旷的地方比较好。”


 


Tony疼得龇牙咧嘴:“就是啊,还有上厕所要结伴去。”


 


Natasha看了他一眼,第一个表示反对。“不要。”


 


Tony瞪她:“我又不会偷看!”


 


“你也不敢偷看。”Natasha回敬说,“而且我也不在乎你们是不是偷看。”


 


Steve捏着Tony的下巴,把他转回来,继续给他上药。Tony作势要咬Steve的手指,结果那人也不躲,Tony啊呜一口居然真的咬住了,一时间含着Steve的大拇指,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,只能跟他大眼瞪小眼。


 


Natasha哼了一声。“还说不是男朋友。”


 


Thor看起来也有点纠结。“……你们俩真的——?”


 


Steve的耳朵红了,眼神也有点慌乱,看了一眼Tony,又马上移开目光,说道:“哈哈……怎么可能,Tony是什么人呀,他是真的老板,要找男朋友也不会找我这样的啊。”


 


Tony突然有些生气,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飞快地笑了一下,就板着脸不说话了。Natasha耸耸肩,说了句什么,Tony听出来那是俄语。


 


“……你还会说俄语?”他惊奇地问道。


 


Natasha歪歪脑袋:“你不也会说阿拉伯语吗?”


 


Tony气结,忍了一下才没发作。Steve说得对,虽然现在世界变成了这样,但是他依然保留着一点点大老板的小脾气,而且自尊心超强、就算吵嘴也不想输。他吐出了Steve的拇指,又瞪了他一眼——仿佛这一切都是Steve的错似的——就拿起自己的那份食物,开始吃了。


 


 


 


他们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,就继续开车了。Steve两天没睡好,于是下午Tony和Thor在驾驶室,他跟Natasha留在车厢里。Natasha腿上的伤口因为早上的激烈运动而崩开,绷带上全都是血。


 


Steve给她清洗了伤口,一边弄一边问:“还跟Tony生气呢?”


 


Natasha眯起眼睛:“他都告诉你们了?”


 


Steve点了点头。“嗯。”


 


Natasha想把腿缩起来,但是Steve还抓着她的脚踝。她低下头,过了一会儿小声说道:“……我才不在乎他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
 


Steve只耐心地帮她把绷带缠好,然后用胶布粘上。等做完这一切之后,他突然问:“你之前的车呢?”


 


Natasha愣了一下。


 


Steve看了她一眼,收起剪刀和酒瓶子,把它们规整地装在盒子里。“车,你一定是有车的,不然怎么可能接收到我们的无线电信号,又怎么能跟住我们好几天呢?”


 


Natasha看着Steve,游移了一下目光。“……你还关心这个。”


 


“因为你的出现不合情理。”Steve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你一定是有车的,它是来自上一次的抢劫物资,对吗?”


 


Natasha轻轻点了点头。


 


Steve耸耸肩,不疾不徐地继续说:“你把车子留在了某个地方——一定离我们不远,你知道我们会找到它。所以你并不想赶尽杀绝,虽然你不停地抢夺别人的东西,却总会给他们留后路,我猜的对吗?”


 


Natasha低下了头,没说话。


 


“……可是这是为什么呢?”Steve皱起了眉,真诚地困惑着,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不肯和别人一起走呢?”


 


Natasha的头发没精打采地垂在脸边,让她看上去孤独而清冷。她是如此的不同——从不肯跟任何人一起行动,独来独往,毫无顾忌地抢劫别人的食物给自己。但是Steve却觉得Natasha并不是真的坏人,她只是对其他人充满了戒备感。


 


他们沉默了一会儿,Natasha低声说道:“……我——我也相信过别人。”


 


Steve坐在了她身边,静静听着。


 


“我们是,特种兵,你可以这么说,或者间谍,随便了。”Natasha把头发拢到耳朵后面,轻轻叹了口气。“我们六个人,在基地沦陷时逃了出来,一起踏上了逃命之旅。”


 


她深吸一口气,似乎很不想说起下面的话。“……大概一个月之后,我们找不到食物和方向了,每个人奄奄一息,快要饿死。”她抬起头,眼睛中闪过泪光,但是她飞快地抬手擦掉了,“你能相信吗?最后他们决定吃了我。而我不知道,那是一个深夜,我在睡觉,他们突然——就——”


 


Natasha干呕起来,Steve立即理顺着她的后背,握紧了拳头。


 


她捂着嘴缓了一会儿,眼神重新变得冰冷起来。“……然后我把他们都杀了,并且发誓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。我不要武器,只留下一把刀,靠抢下一辆车为生。”


 


她看向Steve,又垂下眼睛。“你说对了,我会给每一个被赶下车的人留下武器和上一辆抢来的车,他们完全可以再去找吃的,我只是需要他们车里的食物和水。我盯住你们的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这么大的车厢,里面的物资可想而知。”


 


Steve拍了拍Natasha的肩膀,小声开了个玩笑:“希望你当时留给我们的车还算豪华?”


 


Natasha突然有点不好意思:“呃……很破的车。”


 


Steve哈哈大笑,递给她一瓶水。“那你为什么不跟Tony解释呢?如果昨晚就说清楚,他是不会怪你的。”


 


“我才不说呢。”Natasha不屑地撇了撇嘴,“我不想解释,他觉得我是坏人,那就觉得呗。”


 


“但是你并不是坏人啊。”Steve微笑着说道。


 


Natasha有点意外,抓着水瓶抬眼看着Steve,有点茫然。“……我不是坏人吗?可有的时候,我抢了别人的车和食物,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坏最坏的人,可能比那些丧尸还要坏。”


 


“你不坏。”Steve温和而肯定地回答,“如果是我,大概也会和你做一样的选择。所有人都只是想活下去,我可以理解你。”


 


Natasha轻轻咬着瓶口,没说话。Steve再次拍了拍她的肩膀,然后站起身走到另一边,躺了下来。“我得睡一会儿了……找个机会和Tony说清楚吧,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,别闹别扭了。”


 


Natasha没答应,不过她沉默了一阵,突然问道:“你们俩到底是不是情侣啊?”


 


Steve背对着Natasha,顿了顿才回答:“——不是。”








TBC




hhh哇这样看是不是很爽啊hhh


然后他们是怎么逃掉的,我为了显示我画画好看,又画了示意图!得意




ps:猜猜下一个出现的是谁呀~~






评论

热度(342)